EN
术中知晓预防和脑电监测专家共识

余琼(执笔)、赵磊(执笔)、韩如泉、阎文军、白晓光、陈君、陈家伟、陈莲华、谢克亮、王国林(负责人)、

2021-07-05 15:41阅读 388

一、术中知晓的定义和基本概念

1.术中知晓(intraoperative awareness)

全麻下的患者在手术过程中出现了有意识(conscious)的状态,并且在术后可以回忆(recall)起术中发生的与手术相关联的事件。

2.记忆

可以分为外显记忆(explicit memory)和内隐记忆(implicit memory)。

3.外显记忆

患者能够回忆起全麻期间所发生的事件。

4.内隐记忆

患者并不能够回忆起全麻期间所发生的事件,但某些术中发生的特定事件能够导致患者术后在操作(performance)能力或行为(behavior)方面发生变化。

5.本共识对术中知晓只限定为外显记忆,并不包括内隐记忆;也不包括全麻诱导入睡前和全麻苏醒之后所发生的事件。术中做梦也不认为是术中知晓。

6.改良的Brice调查问卷用于术中知晓的术后调查

(1)What is the last thing you remembered before you went to sleep?

(在入睡前你所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什么?)

(2)What is the first thing you remembered when you woke up?

(在醒来时你所记得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3)Can you remember anything between these two periods?

(在这两者间你还记得什么?)

(4)Did you dream during your operation?

(在手术中你做过梦吗?)

(5)What was the worst thing about your operation?

(有关这次手术,你感觉最差的是什么?)

7.术中知晓的调查时机应包括术后第一天和一周左右的2个时间点。


二、术中知晓的发生率及潜在危害

1.术中知晓的发生率

发生率0.1%~0.4%,高危人群(接受心脏手术、剖宫产术、神经外科创伤急诊手术的患者和休克患者,耳鼻喉等短效手术患者等)可高达1%以上。

2.术中知晓的潜在危害

发生术中知晓可引起严重情感和精神(心理)健康问题(PTSD)。


三、术中知晓的可能危险因素

1.病史和麻醉史

(1)有术中知晓发生史;

(2)大量服用或滥用药物(阿片类药、苯二氮䓬类药和可卡因);

(3)慢性疼痛患者使用大剂量阿片类药物史;

(4)认定或已知有困难气道;

(5)ASA 4~5级;

(6)血流动力学储备受限的患者。

2.手术类型

(1)全身麻醉手术均有可能发生;

(2)心脏手术、剖宫产术、颅脑创伤手术、耳鼻喉手术、急症手术等发生率更高。

3.麻醉管理

(1)全凭静脉麻醉;

(2)N2O-阿片类药物的麻醉;

(3)肌松药的使用;

(4)催眠药物用量不足;

(5)没有预先给予苯二氮䓬类药物。

四、减少术中知晓发生的策略

1.术前评估

(1)麻醉前对每位患者评估术中知晓的危险因素;

(2)对高危人群告知术中发生知晓的风险;

(3)术前预防性使用苯二氮䓬类药物。

2.术中麻醉管理

(1)检查麻醉设备;

(2)预防性使用苯二氮䓬类药物或胆碱能受体拮抗剂——长托宁;

(3)术中有知晓危险时,应追加镇静药;

(4)单纯血液动力学数据不是判断麻醉深度的指标;

(5)肌松药可掩盖麻醉医生对麻醉深度的判定;

(6)监测呼气末吸入麻醉药浓度,维持年龄校正后的呼气末浓度>0.7MAC;

(7)提倡使用基于脑电图信号分析的麻醉深度监测手段,避免麻醉过浅或过深;

(8)减少术中对患者的不必要刺激(声、光)。耳塞的使用可能有预防术中知晓的作用;

(9)麻醉医生对使用过β受体阻滞剂、钙通道阻滞剂及掩盖麻醉状态所导致生理反应药物保持警惕;

(10)所有手术室人员避免不恰当的说笑、讨论其他病人或不相关的话语。

3.术后处理

(1)分析患者的知晓报告;

(2)向质控部门汇报;

(3)为患者提供适当的术后随访和相应治疗。

五、脑电监测的定义和种类

1.脑电图(EEG)反映的脑皮质神经细胞电活动已被证实与睡眠或麻醉深度直接相关,即:睡眠或麻醉时脑电活动同步变化。

2.临床使用的监测麻醉深度的脑电分析仪

(1)脑电双频谱指数(bispectral index, BIS)监测仪

(2)熵(Entropy)模型

(3)Narcotrend监测仪

(4)NeuroSENSE监测仪

(5)Conview监测仪

(6)SEDline监测仪

(7)SNAPII监测仪

(8)qCON 2000监测仪

(9)BOSpro监测仪

(10)NOX监测仪

3.常用的监测指标

(1)脑电功率谱

(2)爆发抑制率(BS)

(3)脑电双频谱指数(BIS)

(4)反应熵(Response entropy, RE)

(5)状态熵(State entropy, SE)

(6)Narcotrend指数

(7)WAVcns指数

(8)患者状态指数(Patient state index, PSI)

(9)SNAP指数

(10)Ai麻醉深度指数

六、脑电监测的临床应用

1.预防术中知晓

(1)可降低其术中知晓的发生率;

(2)不建议将脑电监测常规用于所有全身麻醉的患者以预防术中知晓的发生。

2.监测麻醉深度

(1)全麻深度与术后谵妄发生的关系尚待进一步研究。

(2)吸入全麻状态下,BIS数值的高低与手术患者一年内的死亡率无关。

七、脑电监测的局限性

1.目前所有脑电监测仪都依赖于原始EEG信号,均来自于患者额部或颞部的脑区,存在较大的局限性,无法使用统一标准的EEG特征来准确判断所有患者的麻醉状态/深度。

2.许多因素可通过影响EEG信号干扰其作为麻醉深度指标的可靠性。


全文链接 

提取码:oki4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