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吴阶平医学基金会麻醉学科管理学院 第一期优秀学员美国交流项目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参访课程内容总结和评述

2019-10-12 13:06阅读 237

2019年9月17日课程内容总结:

吴阶平医学基金会中国麻醉学科管理学院第一期9名优秀学员由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麻醉科王国林教授带队,于2019年9月16日-9月29日到美国一流的医学院进行访学交流,大家经过30多个小时的行程,在美国当地时间凌晨2点多到达,早上6点就起床集合,全体学员怀着兴奋的心情来到Hospital of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HUP)和Children’s Hospital of Philadelphia(CHOP)开始了第一天的交流学习,受到HUP医院麻醉科的Lee A. Fleisher教授、Joshua H. Atkins教授和刘仁玉教授的热烈欢迎(图1)。


 

图1. HUP医院欢迎仪式合影


初到HUP医院的感受就是就医环境良好、院内井然有序。第一天交流的内容是关于医院和学科管理(Leading in an Academic Health System)、围手术期医学的组成结构和管理(Perioperative Structure and Governance)、医师与医院的不同经营模式(Physician Hospital Relations)、疾病诊疗的Service Line服务模式、利用电子病历和网络管理系统更好的服务围手术期医学,主要以讲座交流的形式,课程内容丰富、安排紧凑,许多内容都极具启发性,让我体会最深的几个关键词是患者和医师的满意Satisfaction、安全Safety、质量Quality和发展Improvement,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体会就是团队Teamwork。重点内容汇报如下:

内容一:HUP医院情况简介

“Greeting from CEO”

Regina Cunningham, PhD, RN, AOCN, FAAN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Hospital of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Health System

宾夕法尼亚州位于美国东海岸,其首府费城是美国的摇篮——独立宣言的起草地,也是美国第五大城市,距离首都华盛顿和国际大都会纽约市约2个多小时车程。Regina Cunningham是一位女性首席执行官,9年前她加入宾大医院系统,是HUP医院的负责人,不仅是一位优秀的管理者,而且是一位研究者。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简称宾大(UPenn),美国的一所综合性大学,是美国常春藤大学之一,其附属医院共有6所,床位总共2940张,主要有宾夕法尼亚大学医院(Hospital of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HUP)、宾大长老会医院(Penn Presbyterian Medical Center,PPMC)、宾夕法尼亚州医院(Pennsylvania Hospital,PH)。宾大医院(HUP)是1751年成立,是美国第一家医院,也是美国皮肤病学、神经外科、眼科和放射学等学科的发源地之一,目前床位805张,2018年NIH经费超过4亿美元。优势学科:HUP医院肿瘤中心临床所使用的科学技术的先进性在全球30家顶级肿瘤中心排名第一,宾夕法尼亚大学Abramson癌症中心在癌症研究、患者护理和教育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心脏病学和心脏手术全美排名第11位;耳鼻喉疾病治疗在费城地区排行第一,在全美排名第五。

内容二:学科发展和科室管理

“Leading in an Academic Health System”

Lee A. Fleisher, MD

Chair of Department of Anesthesiology & Critical Care

Robert Dunning Dripps Professor of Anesthesia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erelman School of Medicine

Fleisher教授现任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附属医院麻醉学与重症医学科主任,是美国科学院医学研究院院士,讲授了许多学科发展思路和科室管理的优秀经验,如何做到学科的学术引领地位,提出引领医学发展的5大核心问题:1.我们是否真的愿意倾听,接受社会对我们的要求,在成本更低的情况下做得更多、做得更好?2.我们是否有勇气挑战和改变那些过时的规章制度和学术文化?3.我们是否有勇气与全新的伙伴合作,并使用全新的工具来实现我们的使命?4. 我们是否有勇气去培养、保护和赞美那些挑战我们、挑战我们的传统和挑战我们常规工作方式的人?5.我们是否有勇气承担必要的个人和职业风险,以实现我们的核心目标?进一步提出医学发展的3个目标(图2)和医学实践的医教研思维(图3),并把教育作为核心,临床科研也是非常重要的。


 

图2.医学的三大目标


 

图3.医学实践的医教研思维


针对于科室管理,Fleisher教授首先指出宾大医院麻醉科的组织结构(图4),并进一步提出组建团队的经验:需要时间、透明度、信任、环境和能力,大家都渴望成功且永远不会结束,并且指出来科室文化的内部环境建设理论(图5),让大家创造一种积极向上的科室文化。科室医师努力为所有患者提供最高质量的医疗服务,而不考虑其背景和身份,为了完成这一使命,大家在相互尊重、开放交流和诚实自我反省的环境中相互教导和学习。科室管理的职业发展目标是培养现在和未来的麻醉学专家,并且提出个人发展过程中Mentor的重要性,又进一步分析了Coach和Mentor在个人职业发展过程中的异同(图6)。每个人在职业发展中要有自己的偶像和目标,科室拥有积极向上的文化氛围,让大家具有健康安全的心理状态。另外,领导者要具有掌控全局和控制个人情绪的能力,使科室中每个人都能够在团队中充分发挥自己的角色。


 

图4.宾大医院麻醉科的组织结构


 

图5. 科室内部文化建设理论


 

图6. Mentor和Coach在个人职业发展中的异同


内容三:围手术期医学的结构和管理

1. “Perioperative Structure and Governance: Penn Presbyterian Medical Center”

Mark Pizzini, MD

Professor of Clinical Anesthesiology & Critical Care

Chief, Anesthesiology and Critical Care, Penn Presbyterian Medical Center

Associate Executive Director, Peri-operative Services, Penn-Presbyterian Medical Center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erelman School of Medicine

2. “Anesthesia and PeriOperative Services Collaboration”

John H. Keogh, MD

Associate Professor of Clinical Anesthesiology & Critical Care

Anesthesiology Clinical Director, Hospital of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Anesthesia Director, Perelman Center for Advanced Medicine, Surgicentre, Hospital of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围手术期医学的结构和管理在美国一直处于领先水平,宾大医学院长老会医学中心麻醉和重症医学科主任Mark Pizzini教授指出围手术期医学除了麻醉科参与外,医院很多科室和管理部门均需参与,指出他们医院围手术期医学的组织结构(图7),并且非常重视医疗质量和效率的提升。宾大HUP医院临床麻醉主任John H. Keogh教授说围手术期执行小组每组要开2小时的会议,包括麻醉、外科、护理、手术室主任和财务总监。


 

图7.宾大医学院长老会医学中心围手术期医学组织结构


内容四:电子病历和网络管理系统

“Health IT and the EHR for Perioperative Services”

William Hanson, II, MD

Professor of Anesthesiology & Critical Care, Hospital of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Chief Medical Information Officer, Vice President,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Health System

William Hanson教授首先讲解了美国电子病历的发展历史,并指出电子病历系统在围手术期医学发展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不仅提高了工作效率,最关键的是保证患者安全,并能够持续改进医疗服务质量。充分利用当前的大数据和相关指南,有用信息整合到麻醉记录电子系统中,根据平时手术患者的监测指标,能够指导麻醉医师下一步应该如何治疗,减少患者术后并发症,提高患者满意度。此外,可以利用网络管理系统进行远程控制和会诊,并且能够集中优质资源,为更多患者服务。

总之,通过第一天的学习,让我深深体会到美国一直都在努力提高医疗质量和安全,一切以患者为中心,充分体现了人文关怀精神,并且重视科室团队成员的心理状态。

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麻醉科 谢克亮


课程评述:

长期以来,麻醉医师习惯于手术结束将患者交回病房,就算完成任务。至于患者术后恢复是否良好,那就是外科医师的事了。但是,这显然不利于患者的安全及术后的恢复,也不利于麻醉学科的发展和麻醉医师作用的发挥。事实上,一些患者虽然能度过手术期,但由于老龄化或伴有多系统慢性疾病等因素,其术后近期和远期的并发症发生率仍然居高不下。

“围手术期医学”是近年国内外非常推崇的医学管理理念,也是当前麻醉学和外科学的主要发展趋势之一。“围手术期医学”整合了一系列有循证医学证据的围手术期优化处理措施,以减少手术患者的生理及心理的创伤应激,达到减少术后并发症、提升患者术后舒适度、改善预后、加快患者康复进程、缩短术后住院时间的目的。

我国麻醉学科需要借鉴国外成熟和有效的理念,结合国内和医院现有体制建立行之有效的麻醉规范化管理方案。将“围手术期医学”的理念应用于临床实践。尽管当今国内外医学交流广泛,但由于东西方政治、文化和经济水平存在差异,国内外临床实践的差异和冲突在所难免。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第十二届委员会提出麻醉学科发展方向为“从麻醉学到围手术期医学”,号召麻醉医师在保障术中无痛和安全的同时,同样要将手术后的良好转归作为麻醉学的目标。经过四年多的不断实践和深入推动,明确了麻醉学科和麻醉医师在围手术期医学中的重要作用,使麻醉医师在患者围手术期安全和术后转归中主动承担更多责任,在改善手术患者远期预后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我国外科患者的诊疗模式与国外存在较大区别。为了缩短住院时间,欧美外科患者的术前检查很多是在门诊完成,入院之后主要是接受手术治疗,而中国大部分省市医保只对住院检查支付费用,导致患者住院后才能进行术前检查;目前从国内医疗实践来看,外科医师与麻醉医师一般都更加关注自己的专业问题,各专业之间缺乏通畅有效的交流渠道。

虽然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思维理念存在分歧,但是我们没有时间继续徘徊观望。麻醉学科必须重新审视传统的体制,求同存异开拓创新的临床管理模式。麻醉医师也必须从自身做起,具有成为围手术期医学专家和领导者的意识,积极主动地参与到患者的术后康复工作中,致力于围手术期并发症的防治和死亡率的降低,身体力行实践发展理念,让医院和外科认可麻醉医师参与到患者术后管理中会起到更好效果,积极作为才能凸显麻醉医师的重要性并提高学科地位。

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麻醉科 丁宁


9月18日课程内容总结:

上午,宾大医学院医院(Hospital of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HUP)麻醉科的临床运营和战略规划副主任Joseph Savino和我们分享了以“临床运营和战略规划副主任的任务”为题的课程。

医院战略管理是医院根据其外部环境及内部资源和能力的状况,为求得医院生存和长期稳定的发展,为不断地获得新的竞争优势,对医院发展目标及达到目标的途径和手段的总体谋划。而医院内部各个科室的健康稳定发展也需要良好的运营管理和战略规划。Joseph Savino教授结合HUP医院的特点,从麻醉医师的人力资源规划和管理、如何高效利用手术室(OR management)等方面,和我们分享了麻醉科的临床运营与战略规划。

每年的年初,临床运营和战略规划副主任会根据当年手术室的数量和各麻醉亚专业(心血管麻醉、儿科麻醉、产科麻醉、耳鼻喉科麻醉、胸科麻醉、骨科麻醉、神经外科麻醉、普外科麻醉、疼痛治疗等)预计所需的手术麻醉时间,估算当年需要聘用的麻醉医师数量以及每位麻醉医师的工作量;同时,还会根据实际情况,在每个季度初进行一次微调,这样就能在最大程度上控制人力成本,节省科室支出。在美国的很多医院,手术室已经成为医院收入的最大来源,而我国随着医改的进一步扩大和深入,外科在医院中的比重得到进一步提升,手术室由于单位时间的盈利能力高也日益被医院管理者所重视,因此,如何高效利用手术室已成为重要议题。Joseph Savino教授指出通过以下的方法和策略可以有效提高手术室利用率:尽量减少手术室内的未充分利用时间(underutilized OR time)和过度利用时间(overutilized OR time);根据手术室利用率来分配每间手术室的时间,可以提高手术和麻醉产出,减少手术和麻醉支出;医院手术室的良好管理不仅需要着眼于手术室自身的良好运行,还取决于手术室与麻醉后恢复室的相互协调;由于各外科亚专业之间单位时间手术室收益的差异较大,因此基于此安排手术室的使用,获得的价值可能比单纯考虑手术室时间更高。

目前在国内,战略规划一词主要在企业的实际操作中应用,应用于医院的较少。医院作为卫生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其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随着我国的改革在社会、经济、政治等层面的逐渐深入,医院所处的内外环境已经并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给医院自身的发展带来机遇的同时也提出了挑战。如果不以战略的眼光和系统的思路来看待、分析当前面临的挑战,而是借助于简单的计划编制以孤立的措施来应对,显然不能应对当前所面临的激烈挑战。Joseph Savino教授这堂别开生面的授课,使我们深刻认识到科室管理是全方位的,科室的医疗质量、服务水平、创新能力、效率和效益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科主任的管理水平。因此,科主任除了要有过硬的专业技术能力,指导本科医务人员进行医疗、教学和科研工作外,还要具备一定的科室运营和财务管理知识。国内医院科主任科室的运营和财务管理理念普遍淡薄,如何加强运营和财务意识,学习国外医院的先进管理理念,做好科室运营和财务管理工作,是新时期科主任应认真思考的问题。科室是医院最基础的经营实体,运营和财务管理工作做得好,人、财、物使用得当,搭配合理,就能以尽可能少的开支为医院创造最大限度的经济利益。

随后,我们来到一街之隔的费城儿童医院(Children’s Hospital of Philadelphia, CHOP)访问学习。

费城儿童医院成立于1855年,已有160多年的历史,是美国规模最大、历史最悠久的儿童医院之一,该院的医学发现和创新推动了全球小儿医疗的发展。费城儿童医院在《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公布的“2019-2020美国最佳儿童医院(Best Children’s Hospitals 2019-2020)荣誉榜中综合实力位列第二。费城儿童医院下设费城儿童医院研究院(CHOP research institute)这个美国最大的儿科研究机构,并建立了美国目前最大的儿童医疗网络,涵盖50个站点,给整个宾夕法尼亚和新泽西的儿童提供医疗服务。

到美国医院参观,首先不得不提的就是整洁温馨的就诊环境。而作为儿童医院,其特色则是在环境布置上处处体现了对患儿的考虑。院内环境色彩丰富以及随处可见的孩子们喜欢的卡通形象有助于消除对医院的惧怕心理,引导孩子去发现、寻找乐趣。医院大厅和各个等候区都设置了儿童娱乐中心和各种互动设施,使孩子们就医变得不再枯燥。在医院这样一个容易让人焦虑的环境中,帮助患儿发现意想不到的乐趣,以主动积极的态度去完成疾病治疗。孩子们可以将自己喜欢的玩具带入手术室,如果需要,还可以找一只治疗狗陪伴,以帮助孩子们分担对手术的恐惧和忧虑。医院环境无疑影响着人们对医院的认识。直观的环境布局和氛围无论对患者还是医院工作人员都会有明显感受,通过对环境的感知,潜意识会认识到医院突出的文化和价值观,从而产生有效作用。

随后,费城儿童医院麻醉科的科研主任Francis McGowan教授和麻醉科临床研究经理胡萍教授分别介绍了费城儿童医院和麻醉科的总体科研情况以及在临床研究方面所做的工作。费城儿童医院具有近一个世纪的科研历史,在多个儿科研究领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目前,费城儿童医院研究所是医院内部独立的组织、行政和财务部门,是美国最大的儿科研究基地之一,年科研经费总额超过1.38亿美元,年度预算超过3.29亿美元。研究所有超过一千名研究人员,其研究特色和优势包括糖尿病、新生儿癫痫症、儿童癌症、血友病、小儿心脏病、囊性纤维化、营养失调、高胆固醇血症、智力障碍、艾滋病、镰状细胞病等相关的基础、转化和临床研究。麻醉科的科研工作属于整个研究所的一部分,目前在全球范围内作为多中心研究的发起人和主要参与者正在进行着几十项临床科研项目,其中,给大家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他们对这些项目管理的规范和有条不紊,可以实时监控每个项目的进展情况,及时解决出现的问题并在必要时进行调整。这也是非常值得国内同行学习和借鉴的。

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麻醉科 丁宁


课程评述:

今天是培训的第二天,上下午分别对HUP的手术室、PACU、产房和费城儿童医院手术室、术前等待区、PACU和影像检查区进行了参观。感受很深的是医院的人性化。

进入费城儿童医院就像进入了一个色彩斑斓的童话世界。整个门诊大厅的顶部酷似太空星系,从顶上垂下来的色彩斑斓、形状各异的物体。大厅一侧墙面上有各种童话故事的卡通漫画,另一侧悬挂着带有轨道的木质支架,轨道上有不同颜色的卡通车在行驶,有不同形状的物体在碰撞和运动,同时还有悦耳的音乐。这是为了满足儿童的好奇心、缓解等候压力而专门设置的体验装置,这样的设计不仅儿童被吸引,就连成年人也禁不住驻足观看。这些卡通形象和颜色变换的细节不仅仅在门诊大厅,在病房、手术室、电梯的顶面和手术室走廊的顶面都随处可见,顶面设计是为了吸引进入手术室的孩子的注意力,缓解他们的紧张焦虑情绪。

医院里还设有儿童学校,方便那些长时间住院的儿童,使他们在得到治疗的同时能够接受基本的文化课教育。在参观过程中遇到了一位护士牵着一条治疗犬,治疗犬脾气温顺,对儿童友好、耐心,而且在不同的场合下均能保持镇定,允许并喜欢患儿对其有肢体接触,包括孩子们的拥抱和大人的抚摸等,治疗犬还能玩些小花样或者做些有难度的表演,去吸引住院的儿童,使他们在住院期间有更多的乐趣。

参观的时间不长,这些人性化的设计和理念确实给参观的每一位学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麻醉科 黄立宁


2019年9月19日课程内容总结:

今天是到宾大学习的第三天了,因为早晨需要参加HUP麻醉科的Grand Rounds,大家顶着蒙蒙的夜色乘坐shuttle在6:30前到达了讲课地点。今天讲课的教授是Atkins,他也是这次培训活动主要组织者之一,讲座的题目是“Patient Care, How do you view it”,内容涉及范围很广并且讲得也很精彩,大概有100人左右参加了这次讲座,这相对于将近300人的麻醉科来说上座率并不是很高。课后向刘仁玉教授询问,早晨Grand Rounds是不是谁对讲座题目感兴趣才参加,得知参加Grand Rounds是医师继续教育的一部分,需要修学分,现场的人需要指纹确认,HUP允许不在讲座现场通过网络学习达到修学分的目的,在修学分医师继续教育方面,中美两国还是有很大的相似性。

上午讲座的内容主要包括:在学术型医院如何塑造教学文化、麻醉科住院医师的规范化培养和“Fellowship Training”的情况。下午讲座内容主要包括:医疗质量的改善和患者安全、团队建设的方法和重要性、麻醉医师的“Burn out”和应对措施。整个课程是从早晨8:00开始到下午4:15结束,中间偶有茶歇,课程紧张而充实。下面我就麻醉科住院医师的规范化培养、“Fellowship Training”的情况、麻醉医师的“Burn out”和应对措施做详细的介绍。

美国的毕业后医学教育主要包括住院医师的规范化培养和Fellowship的培训。住院医师的规范化培养和目前我国推行的住院医师规培相似,在美国的医学生没有硕士学位的授予,这和我国目前专硕并轨规培、四证合一的培养模式有很大的区别。Fellowship的培训有点类似于目前我国推行的专培,现在各专业多处于摸索阶段。

在美国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机构——美国毕业后医学教育认证委员会(Accreditation Council for Graduate Medical Education, ACGME),这是一个全国性的组织,专门负责全美所有住院医师培训基地的评估和审批及各专业中心课程的制定。其使命是保证住院医师培训的环境和质量,培养同质化的临床医学合格人才。美国的医师规培特别强调同质化的培训,即希望全美所有ACGME认证基地培训出来的住院医师在他们规培结束后,能获得基本相同的知识与技能,使其毕业后能独立标准化行医,从而改善整体医疗水平。ACGME下设28个委员会(Review Committees,RC),其中包括26个专业委员会(Residency Review Committee,RRC)。各个专业培训时间不同,一般内科医师、全科医师培训时间是3年,麻醉科医师是4年,外科医师根据专业不同多为5到7年。在医院管理层面有GME office负责毕业后医学教育,相当于国内医院的医务处或教务处,在HUP麻醉基地是由主管教学的副主任负责,相当于基地主任,下面又有各个不同的亚专业,详见图1。


 

图1


ACGME对于基地的检查周期为10年,为保证培训质量,ACGME委托一个临床学习环境检查机构每12-24个月对基地进行检查和评估,评估内容包括:患者安全、质量改进、培训人员的监管、工作时间监管、疲劳管理和缓解、职业素养等方面。我国规培工作开始较晚,专培也刚开始起步,我们更加注意培训过程,培训要求和通过规培考试为主要目标。美国的规培对住院医师的培养和要求是全方位的,ACGME提出住院医师必须达到的6大核心能力,并以此为目标培养高素质,可以独立行医的临床医学人才。6大核心能力的提出是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中从“注重过程”到“注重能力培训”的重大转变。6大核心能力是指医学知识(Medical Knowledge)、专业素养(Professionalism)、看病能力(Patient Care)、交流能力(Communication Skills)、在实践中学习和提高的能力(Practice Based Learning and Improvement)、医疗系统中的训练(Systems Based Practice)。为细化这6大核心能力,ACGME又推出了Milestones(里程碑)式培训,就是对住院医师从训练开始到毕业的过程都有具体的要求,分为五个不同的水平(Levels)。麻醉科5个Levels见图2。对于每项核心能力又有5个Levels详见图3到图8。每个专业基地的临床能力评估委员会对基地的每个住院医师根据Milestones的内容定期进行评估,并对他们的晋级或者留级、开除向基地主任提出建议,每6个月要向ACGME报告一次评估结果。这些系统完善的规范化培训体系为培养合格均质的医学人才发挥了重要作用。


 

图2


 

图3


 

图4


 

图5


 

图6


 

图7


 

图8


我国麻醉医师存在很严重的职业耗竭的现象,并且这一现象已经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出台了相关的政策和文件改善这一状况。在美国这种职业耗竭状态也是相当普遍存在的,他们使用的单词是“burnout”,姑且理解为灯枯油尽吧,存在这一现象的比例超过50%,就其原因而言主要包括:工作时间过长、工作场所偏多、在电子病历方面花费更多的时间、无法安排自己的时间、年轻一代人在工作和生活抉择中彷徨。就他们的工作时间而言还是有感触的,麻醉科医师的正常工作时间是7:00-17:00,超过17:30后算作加班时间,而住院医师和Fellow工作的时间更长,每周70个小时左右,ACGME规定不超过80小时,这种工作强度相对于国内情况来说也是有过之无不及的,由此产生一些不良后果,如:离职倾向、自我报告错误、住院患者死亡率增加、花费在患者身上的时间减少。

针对这一现象,医院成立了Wellness Committee,这个委员会的宗旨是:利用新项目和改善空间,最大限度地提高员工的福利,提高工作效率,使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成为首选的工作场所。委员会采用三管齐下的方法去应对,三种方法包括:对员工的关爱、改善工作环境和精神层面的奖励。具体措施如下:对哺乳期或年轻的妈妈提供支持,减少哺乳期医务人员的工作时间,在医院设立看护孩子的场所;为员工提供场所,方便他们之间的协作和互动,场所包括会议室和咖啡间,提供健康的食物,咖啡间的开放时间是7am到6pm;在医院健身房为职工开放的时间为5-7pm,内容包括:有氧运动、力量训练、私人教练和瑜伽等,同时提供衣物柜、洗浴用品和洗衣服务;对需要照顾的且工作积极的职工进行物质奖励和精神激励。福利委员会的目的是想通过以上措施降低员工工作时“burnout”的感觉。

美国的医学生毕业后再教育已经经历了100多年的历史,采用结果和过程并重的管理理念,实行全国统一管理,通过规范化培训体系为培养均质的合格的医学人才做出了重大贡献。职业耗竭的现象两国都存在,国家有关部门已经高度重视,但是因为各种原因,国家的许多政策还没有落实,相信不远的将来一定会大大改善。

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麻醉科 黄立宁


课程评述:

“Mentoring is at the center of everything we do”

“Mentor”是本次培训经常被提到的词,“Mentorship”被多位讲者从不同角度反复强调。尤其今天康奈尔大学的Ruth Gotian专门讲述“How an Academic Medical Center is Building a Culture of Mentorship”,让人印象深刻,让人深思。

Mentor不仅是导师,mentorship是合作沟通包容并蓄、学习别人提高自己的一种文化氛围。从几个概念的理解可以体会其深层含义。ROLE MODEL是你想成为的人,COACH是指导你的人,SPONSOR是支持你的人,而MENTOR是陪你成长的人。

好的mentor,可以使你更好的成长、更高的效率、更少的职业倦怠、更多的职业满意度和成就感,建立更高的事业忠诚度和奋进动力。好的mentor,需要具备意愿、时间、成就、热情、公平、沟通、分享等优秀品质,能够促进你独立人格的培养。可以在你的领域之内,也可以是你的行业之外。可以比你年资高,也可以年资低。可以是非正式的,有一个愿景、一个目标、一个计划,mentor和你一起完善一起解决,而不是代替你解决问题。老师教怎么样做事,但mentor更多教导一种思维方式。

虽然国外的管理学现在非常宣传和推进mentorship文化,其实我国的传统文化早就非常推崇的。先贤孔子早就讲过,"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别人的言行举止,必定有值得我学习的地方。选择别人好的学习,看到别人缺点,反省自身有没有同样的缺点,如果有,加以改正。

这就是我国最早的mentorship文化,体现了中华民族的智慧,更可贵的是,不仅要以善者为师,而且以不善者为师,这其中包含有深刻的哲理。对于指导我们处事待人、修身养性、增长知识,都是有益的。

不管如何,mentorship文化有益于个人成长、团队的建设和事业的发展。发扬我国的优良传统,结合西方国家具体措施和细节,营造和建立我们自己的“包容、汲取、提高”的mentorship文化氛围。

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麻醉科 王颖林



2019年9月20日 课程内容总结:

内容:

一、“A Path for Physician Scientist Training”- Max B. Kelz, MD, PhD

David E. Longnecker Associate Professor of Anesthesiology and Critical Care;

Department of Anesthesiology and Critical Care;Perelman School of Medicin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临床科学家的培养》

Max B. Kelz博士从MD-PhD 途径科学研究培训、住院医师培训期间的科研训练、住院医师培训后的科研培训、工作早期的研究基金( FAER , K08, K23等)的获得等方面对美国的临床医师的科学研究培训进行概要介绍。

(一)MD-PhD途径的科研培训

MD-PhD约占美国医学院校毕业生的3%,他们比一般医学博士更多可能申请到NIH资助的指导研究基金项目(mentored grant training,K08, K23),而且更可能通过指导研究基金项目转化为独立的研究基金项目。美国MD-PhD毕业生申请NIH研究项目的成功率约为76.9%(表1)。美国MD-PhD毕业生近20年有较为明显的增加。


 

表1美国MD-PhD毕业生申请NIH 研究项目的成功率


调查统计4645名MD-PhD毕业生,目前65.1%全职研究工作,3.1%兼职研究工作,6.7%在工业公司工作,14.7%是私人自主择业(表2)。调查统计MD-PhD在研生的期望的理想工作,86.4%期望全职研究工作,3.3%期望兼职研究工作,4.6%期望私人工作状态(表3)。


 

表2.MD-PhD毕业生的目前工作情况


 

表3.MD-PhD在研生期望的理想工作


取得MD-PhD学位一般是8年左右时间,从毕业到第一个稳定工作平均需要6年时间。2015年至2014年的美国MD-PhD毕业生,53.7%从事基础医学研究、59.9%转化医学研究、29.9%临床医学研究、7.9%健康服务方面研究,4.2%从事其他研究工作。

关于住院医师培训的选择,25.3% 的MD-PhD选择内科学的,13.2%选择病理学,12.5%选择儿科学,8.2%选择神经科学,7.1%选择外科学,MD-PhD选择麻醉学进行住院医师培训的约为2.9% 。以目前处于培训期的美国住院医师为例,住院医师培训总数4881人,麻醉科住院医师占6.3%,其中MD-PhD学位的106人,占总的MD-PhD人数的2.2%(表4)。


 

表4.美国MD-PhD住院医师的分布情况


(二)住院医师培训期间的科研培训

1. 美国的麻醉学住院医师培训为4年;

2. ABA(American Board of Anesthesiology)要求住院医师需要临床轮转37个月;

3. 宾大麻醉科每年接收大约25名住院医师(全美142个住院医师培训基地,每年提供1840个麻醉科住院医师培训名额);

4. 宾大麻醉科提供一个6年的规培专培联合培训项目:FAER(Foundation of Anesthesia Educationand Research)

(三)住院医师培训结束后的科研培训

1. 宾大麻醉科是全美17个可提供NIH专项基金培养医师科学家的麻醉科之一;

2. NIGMS T32项目提供2-3年的薪金资助,并保障80%的非临床工作时间。目前宾大麻醉科有4人正在接受该项目的资助培训。

3. 为培训者提供学费,支持学习临床流行病学、公共卫生、转化研究等硕士学位课程。


(四)几个指导培训研究项目

1.FAER Junior Faculty Starter Grants


 

2.IARS Junior Faculty Starter Grant


 

3. Mentored Career Development NIH K-series Grants


 


(五)总结

临床科学家的培养需要培训学员、导师、科室、基金资助机构等多方面的共同努力,从进入医学院校到能够独立承担研究项目需要很长时间的培训和努力。如何恰当的定义成功和计算率还有待商榷,但此项工作的回报是巨大的多方面的,优秀的临床科学家可以促进科学、教育、患者服务等多方面的发展,同时激励后辈的不断努力(图1)。


 

图1.临床科学家的培养途径


二、“Academic Physician-Scientist Pathway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an Early-career Investigator" 

Thomas T. Joseph, MD, PhD

Assistant Professor of Anesthesiology & Critical Care

Department of Anesthesiology and Critical Care

Perelman School of Medicin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从早期职业研究者的角度看医师-科学家途径》

Thomas T. Joseph博士在宾大麻醉科接受了FAER资金项目的资助,通过自己的学习、工作经历现身说法,讲述对医师-科学家培养途径的看法。

科学是假说驱动的,研究面窄但深入,要求严格,理论抽象;医学是经验驱动的,研究面广而浅,需要经验和考虑实用性;Thomas T. Joseph博士认为医师科学家就是可以在科学和医学之间进行转换,进行一些可以对患者健康服务有影响的研究的工作者。

医师科学家的价值是可以改善患者的健康,还可以推进该领域的发展。但是想要做到也非易事,需要导师、时间、文化及资源。

导师的方面,需要有卓越的研究工作、教学水平、行政资源以及高超写作水平。导师的指导永远不会结束,博士期间想要论文指导老师、答辩委员会委员、高年资博士及博士后的指导,博士后期间需要实验室PI的帮助,医学生、住院医师需要主治医师的指导,年轻员工需要资深员工的帮助。

时间方面,需要保障可以做实验研究,可以参加会议,能够有时间机会讲座交流,临床的工作时间就相应减少了。

文化方面,营造支持、合作、尊重的文化氛围,科室内相互理解支持而不是竞争,临床医师尊重学术研究。

资源方面,需要设备、供应,以及维护,相应的研究团队。

三、“From Molecular Science to Clinical Applications” 

Krzysztof Laudanski, MD, PhD, MA, FCCM

Assistant Professor of Anesthesiology & Critical Care

Department of Anesthesiology and Critical Care

Perelman School of Medicin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从分子科学到临床应用》

Krzysztof Laudanski博士介绍了研究和应用的区别:研究是发现新知识,没有明确的目标,不断重复的循环过程,很难明确;应用是使用新知识用于产业,产业化以及周转很快。

研究的过程包括1.假说阶段:文献检索筛选及预实验;2.验证阶段:技术方面,多种假说的验证;3.确证阶段:数据分析;4.发布阶段:提交,报道;应用的过程包括1.集中研究,评估潜在益处;2.标准化模型;3.验证;4.应用,商业价值;5.根据可行性,放大效应。

其后,Krzysztof Laudanski博士结合自己的研究项目,阐述了研究与应用的区别和联系。

四、“The Challenges and Solutions for Non-Native English Speakers to Publish English Papers”

Renyu Liu, MD, PhD

Associate Professor of Anesthesiology & Critical Care

Department of Anesthesiology and Critical Care

Hospital of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母语非英语研究者发表英文文章的挑战及对策》

刘仁玉教授介绍了母语非英语研究者的困难,包括文献阅读较慢,理解障碍;使用语言的技巧,尤其是写作有障碍。应对方法包括,雇佣以英语为母语的人, 与来自英语国家的“导师”配对,英语编辑公司的帮助,但是最根本的方法是提高自己的英语写作能力和水平。不要完全依赖别人,你可能是唯一能理解整个项目和你的价值的人。

然后刘仁玉教授从研究目的计划、文献检索选择,题目摘要的撰写及相应原则、技巧,图标、数据的处理,参考文献的选择等英文论文写作的全过程进行详细讲解介绍,并现场交流互动、简要练习。

特别强调要注意一些常见的问题:关注内容,而不是小的语法问题;一些科学的英语写作技巧;紧扣主题,保持简单;一个句子对一个想法;只写读者需要的信息,不写你想说什么;保持一致性,避免冗余等。避免编辑拒绝的策略:仔细选择杂志,严格遵守期刊指南;有吸引力的标题;花大量时间在摘要上(简洁的、容易理解的、只列出重要的正面数据、重要的一句话)。

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麻醉科 王颖林


课程评述:

现代医院的发展与进步离不开医疗、教学、科研水平的提升,医疗是医院发展的立足之本,也是科研的动力源泉;科研是医院医疗水平提升的助推器,也是医院核心竞争力的标识;教学可以为医院培养更多更优秀的医学人才,促进医院医疗、科研水平的可持续发展。医、教、研是现代医院的三驾马车,互相依存,互相促进,缺一不可。    

麻醉科作为医院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承担着临床麻醉、危重症抢救、疼痛诊疗等诸多的临床业务,加上中国麻醉医师从业人员数量的严重不足,职业耗竭严重,许多麻醉医师重临床,轻科研,或没有精力和时间投入到科学研究中去,或临床医师不知如何做好科学研究,这是我国麻醉学发展所面临的一个窘迫现状。随着我国麻醉事业的蓬勃发展和国家对麻醉领域的关注,我国麻醉研究领域科研探索与创新发展呈现良好的发展势头。麻醉医师对科研的兴趣不断增强,国家对麻醉领域的科研经费不断增长,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的数量不断增加,发表在重量级期刊上的SCI论文数量不断突破,都显示出我国麻醉领域的科研水平在不断的提升。但与其它学科相比我们还有很大的差距,需要我们麻醉人作出更大的努力,增强科研意识,提升科研水平,潜下心来、踏踏实实的做好科学研究,为我国麻醉事业的发展添砖加瓦。

Hospital of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HUP)麻醉科的几位教授给我们讲述的有关如何做好麻醉学领域的科学研究为我们提供了宝贵的经验。Max Kelz教授的美国麻醉学领域的研究现状、Thomas T.Joseph教授的年轻麻醉医师如何做好学术研究、Krzysztof  Laudanski教授的临床医师如何做好临床科研、刘仁玉教授的中国人如何写好英文的SCI论文等课题,从不同层次、不同角度详细阐述了一名麻醉医师如何做好麻醉学领域科学研究,给我们很深的启发和思考,对我们在日后的工作中如何开展科研工作,提升科研水平,写好学术论文起到很大促进作用。科研之路从来不是一帆风顺,踯躅前行的过程必经历风雨!只有热爱科研才能在科研中获得快乐,只有专注科研才能在科研中有所收获,希望中国麻醉界的同仁有更多的人投身到麻醉学科的科研中来,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托起中国麻醉学科研事业的明天,提升麻醉学在中国医学界的核心竞争力而努力!

江苏省盐城市第三人民医院麻醉科袁从虎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