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新闻中心
【抗击疫情】一线麻醉战“疫”微信群里的温暖与感动

人民政协报

2020-03-17 13:36阅读 324

那几天,我睡不着。


白天七八个小时的入舱战斗结束,身体上的疲惫如潮水般涌来;但在这封城中寂寥无声的夜,我的眼前总浮现出一张张脸。


作为一个在疫情中自愿报名、为病人插管的武汉协和医院麻醉医生,操作中我离病人的面庞极近;颤抖的手和慌乱的眼总是拂到那些在病痛中受尽折磨的脸--以及在镇静药作用下涣散但绝望的眼神。


我们插管,我们拼命,我们用尽所有办法。但新冠肺炎危重患者仍像流星一般,悄然陨落。


那前一天还用尽力气握我手的老爹爹,今天走了。那昨天还努力比出V字、提出和我自拍的女患者,也走了…


每一个病逝的患者身后,是破碎的家庭,和医生们破碎的心。


这些悲恸在白天高强度的工作下无暇顾及,但在夜深人静时,却扑面袭来。灵与肉撕裂着,让人滑向抑郁的深渊。


我在黑暗中点亮手机。凌晨两点了,所有人都睡了吧。


无意之中瞥见一个微信群,有众多未读消息。


哦,是陈向东主任拉我进去的…好像叫“一线麻醉呵护2020”?


我又想起了给我们带队的陈主任,他是我们团队的灵魂。在这个弹指间建立、星夜赶来西区支援的“麻醉插管突击小分队”里,他是最劳累的那位;白天入舱、会诊、统筹协调,夜间还要对着常亮的电脑撰写操作流程和经验总结;疲惫侵袭进了他的脸颊,沁出了几道干纹;每天晨会时的眸子里,满是血丝…



而他最担心的,还是我们年轻90后队员的身心情况。那天他笨拙地操作着手机,把我们年轻队员都拉进了这个群,并且让我们“有啥不开心的、不舒坦的都在群里说!多看看群里发的心理咨询材料!” 说实话,那时候我心里噗嗤一笑,有点感慨代沟太宽,暗笑主任不懂年轻人的想法--现在有哪个年轻人会去看那些老土的心理舒慰音视频…


带着怀疑,我静静翻阅群消息。


群里大多是些不认识的ID在絮絮叨叨说些抚慰人心的话;他们的头像往往是花花草草和风景画---典型的父母辈用户的品味。而群里讨论的语气,也像极了在耳边“啰嗦”的父母--仿佛永远是听不完的碎碎念,但一字一句,都饱含关切和温暖---“今天心情有没有好一点?吃的怎么样呀?酒店暖气足不足够?别熬夜太久…”


我的心底流入了一丝丝暖意,孤身在一线隔离着,不想家是不可能的,居然也想被“碎碎念”。


毕竟,那是有人关心你啊。


群里的几条公告消息引起了我的注意。几个主管群工作的老师殷勤地协调着心理咨询专家,一些助眠音频不断出现在消息流里。


要不?听听这个…助眠的“正念加能”?我将信将疑地点开音频。


音轨里流出了舒缓的旋律,潺潺的流水声仿佛有呼吸感;温婉的女声如歌如诉,轻轻地叙述着心理治疗的字句。我将手机放在一边,将身心断了舍离。



很快,我睡着了……这觉睡得很香很香。


几天之后,我才知道详细了解了这个群,和这个群里那些“父母长辈”。这个由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CSA)与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医师分会(CAA)联合人民政协报教育周刊为援鄂一线麻醉人员搭建的“心灵呵护平台”,竟然来头这么大---群里一直做咨询的,都是国内顶尖的心理咨询专家,如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林丹华教授、北京大学学生心理健康与咨询中心专职咨询师房超导师等等。她们从业经历丰富、资历与经验都是业界大牛;这一次,她们是免费给援鄂麻醉医护人员做咨询疏导。


而群里那些“花花草草”的头像下,是一个个让我如雷贯耳的名字: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主任委员 黄宇光教授,候任主委邓小明教授,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医师分会会长米卫东教授,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麻醉科主任刘克玄教授,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麻醉科的朱涛教授,米勒之声平台创始人米喳老师,还有我们科陈向东主任,以及不幸罹患新冠肺炎、康复后重返战场的麻醉泰斗姚尚龙教授等等…


△一线麻醉呵护2020微信群里的微对话



这些令麻醉人高山仰止的“大牛”们聚在同一个群,时时刻刻为我们这些“麻醉小兵”答疑解惑,这让我惊讶地跳了起来,也让我不禁倍加振奋--全国麻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武汉战疫一线。


是啊,这场前所未有的大疫下,全国的麻醉人都行动了起来;麻醉医生负责气管插管与重症病人管理,这些岗位暴露风险高居前列、日日见证生离死别、身心压力难以想象… 没机会来武汉一线的兄弟们眼里看着一线、心里想着一线、日日盼着给前方的战友们做点什么---于是,这个微信群应运而生;各个医院的主任通过这里协调物资、了解战况;身处一线的战士通过这里讲述心得、分享体验;更重要的,就是陪前线心灵受到极大压力的战友们说说话,我们唯恐他们的心,倒下…



在这里,每天都有关于疫情的新动态、新消息在传递,一些临床思考也被积极讨论,踊跃的气氛下是殷切的关怀。米勒之声的米喳老师居中调度联系,还开玩笑说到:学会协会领导们组建的一线麻醉呵护2020这个群,其实就是麻醉界,艺术界,教育界,媒体界的一场为我们一线送来温暖和抚慰心灵的“MDT”。参与推动组建这个群的人民政协报教育周刊的贺春兰主编更是出了名的热心肠---她认真对待群里的每一个疑问、每一条消息,更组织跨界作词、为前线医务人员谱写了一首战歌《致敬,奋战在一线的白衣天使》。她曾说,她以一个教育人的身份,深深沉浸在医疗工作者的世界里。



我看着这个群,心里的洪波涌动;更为各位发起者参与者的善念而感动。


疫情渐缓,春暖花开---武汉的春天,来了。


临床上的危重病人较前大幅减少,前线的麻醉医生们也迎来了久违的休整。这个群,终将慢慢沉寂。


但那些伤心时的关心,绝望时的希望,将永远刻在我们这些战士们的心底。疾风知劲草,危难见人心。


身为麻醉人,在武汉湿冷的冬里,我们哭过笑过,终昂扬精神,迈向春天。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