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新闻中心
您知道吗?6月14日是【世界献血者日】

文字:北京协和医院麻醉科 虞雪融、徐宵寒、陈唯韫 编审: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

2020-06-14 09:09阅读 608

6月14日世界献血者日


一百多年前,奥地利医学家卡尔·兰德斯坦纳发现了ABO血型,自此,血液挽救了成千上万患者的生命,也极大地推动了外科学的发展。然而,到目前为止,我们给患者使用的血液还不能投入工业化生产,仍然要靠“献血”这一途径获得。遗憾的是,无偿献血的观念目前尚未完全普及,据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统计,世界范围内42%的血制品来自高收入国家,而这些国家的人口仅占世界人口的16%,因此,在中低收入国家,血制品缺乏的问题长期存在,因外伤或疾病导致大出血的患者很可能因为鲜血流尽、得不到补充而死亡,外科医生也可能因为没有血液应急保障而不敢实施某些手术、无奈地任凭病魔肆虐。为感谢所有无偿献血者,为鼓励更多人加入献血队伍,WHO将每年6月14日定为世界献血日。2020年6月14日将是第17个世界献血日,今年的主题是“安全血液拯救生命”。

如果你是一个健康的成年人,即便是体重不过百的苗条女子,体内也至少会有4升血液,如果献血200ml,则相当于贡献了其中的二十分之一。献血后血液中的主要成分——水和无机盐将在1-2小时内迅速恢复,血浆中的蛋白浓度也将在一天之内恢复正常;而血液中最宝贵的成分——红细胞,它在体内的正常生存时间是120天,即使你不把他们贡献出去,他们也会很快自然死亡,献血后机体活跃的造血功能会在7-10天之内弥补我们这方面的损失。

当然,献血也不是全无不良反应的。在我国卫生行业标准《输血不良反应监测指南》中将常见的输血不良反应归为两类:一类是局部症状,包括:穿刺部位疼痛、血肿及感染等,与我们平时抽血或者输液带来的风险类似,只是献血时使用的穿刺针比较粗。另一类则是全身症状,包括:全身不适、虚弱、面色苍白、眩晕、噁心、甚至一过性意识丧失等,这些表现大多与献血后血容量减少及过度紧张有关,如果你在献血前保证正常饮食和平稳的心态,这类不良反应的发生率极低,即便发生了这些情况,躺下来休息一会儿就能恢复正常,而不会对机体产生永久性伤害。

此外,在献血后,因为我们并没有真的损失什么,因此也无需特别的休养,只要确保在24小时之内不做过于剧烈的体力活动,适当补充蛋白质即可。有些小伙伴借“献血”给自己充足的放纵理由,大吃大补,结果导致了肥肉上身,于是怪罪到“献血可以使人发胖”,说来真的是对献血的极大误解。

自1998年我国《献血法》颁布以来,所有血液制品均要通过国家指定的有资质的“采供血机构”(例如各地的“中心血站”)由“无偿”的方式获得。因为“无偿”,就有效避免了利益驱使下的各种有损血液质量的行为。但也因为“无偿”,某些小伙伴或许怀疑自己“无偿”贡献的血液以“有偿”方式转卖给患者,有关人员从中获利。事实上,尽管血液从您的血管里“无偿”地流到了血袋里,但这些血液不仅要经过数十项检测来确保安全,还要经过复杂的分离、保存及运输等过程后才可能最终输给患者。所有这些步骤都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支撑,所以患者在用血时仍需支付这一部分的费用。

血液如此宝贵,那么如何将“好钢用在刀刃上”,科学合理的使用血液呢?

在医疗工作中,手术用血是临床用血的大户,麻醉医师作为围术期医学的主要参与者,在合理用血中起主导作用。节约用血需要各个学科的共同努力,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1)术前纠正贫血。如果准备进行择期手术的患者术前贫血,可以暂缓手术,通过补充铁剂等方法提升血色素,以避免不必要的手术输血。2)术前预存式自体输血。对于一般情况良好的择期手术患者,可以在手术前2周进行血液采集并保存,在手术中适当的时间进行自体输血。3)合理的血液稀释。对于没有禁忌症的患者,可以在麻醉后、手术开始前采集一定的血液,同时向患者体内输液,使患者身体的血液稀释,而维持患者的正常的血容量,在发生术中失血后回输贮存的自体血。4)术中自体血液回输。对符合要求的患者,使用血液回收机等设备将患者手术中流失的血液收集、过滤、分离、清洗、净化后,再输入患者的体内。5)减少术中出血。外科医师不断改进手术技术,开展微创手术、介入手术等;与此同时,麻醉医师则可通过控制性降压等方法,共同减少术中出血。    然而,除了“节流”,“开源”也是缓解临床用血压力所需要努力的方向。目前由于观念问题及以上种种疑虑,我国愿意经常性献血的人员比较少,血液的供应还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医疗需求。同时,无偿献血的主要来源是依靠街头的“献血车”,这就很大程度拼人员流量了,因此,每当街头人流量骤减的季节(例如现在),血液的供应尤其捉襟见肘。在这种情况下,总会有许多急需帮助的人得不到救治。如果,你的“义举”对自己没有太多损伤,同时又帮助挽救了一条生命,是不是觉得特别有意义呢?所以,让我们伸出胳膊,撸起袖子,让世界更健康吧!

文字:北京协和医院麻醉科

           虞雪融、徐宵寒、陈唯韫

编审: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  秘书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