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护佑生命,为爱逆行

河南省人民医院 麻醉医生崔明珠

2020-03-28 16:34阅读 238

护佑生命,为爱逆行


河南省人民医院麻醉医生崔明珠


2月14日上午,医院要求增派麻醉医师进驻收治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的感染科ICU。疫情就是命令!既然身穿白衣,就要对生命负责,作为共产党员,更应冲锋在前!我不假思索,第一个报名,写下请愿书,毅然奔赴前线。

下午到达感染科ICU,随即投入战斗。第一次穿上层层防护装备,强烈的不适感很快席卷而来。我开始呼吸急促,浑身冒汗,胸口像压了块巨石,喘不过气来。看出我的紧张,同事轻拍我的肩膀,嘱咐我放松呼吸,避免心率过快,尽量减少氧耗,保存体力。在战友的鼓励下,我很快调整好状态,踏入没有硝烟的“战场”。ICU里都是病情极重、传染性极强的危重患者,病情变化往往就在分秒之间。我们开始进行各项检查,按照治疗方案完成各种操作,不知不觉间,衣服已被汗水浸透,护目镜变得模糊不清。走出病房已经是晚上11点,在同伴的监督下,小心翼翼地脱下在重症监护室穿了几个小时的防护服隔离衣,顾不上休息继续讨论病例。凌晨3点患者病情突然变化亟须处理,我们紧急研究治疗方案,经过两个多小时处理,患者病情终于稳定下来。

第二天一早,从洛阳转来一位86岁的患者,需要尽快进行深静脉穿刺置管。患者身体极度瘦弱,血管弹性很差,穿刺难度极大。即使借助了超声引导,却始终无法顺利完成穿刺。也许是一天没有休息的缘故,穿上防护服不久我就大汗淋漓,视野也开始模糊。想到患者急需这些生命通道,我顾不得感染病毒的风险,把头尽量靠近患者的身体,咬牙坚持,终于完成置管。身边的战友做了个点赞的手势,透过结满雾气的护目镜,我看到他的眼神里除了赞许,还有信心、希望与热情……。


 


2月16日,我们收治的74岁患者两次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内心无比激动!还没来得及庆祝,86岁的患者突然病情恶化,“快!快!心跳快要停了!”患者的生命就在分秒之间,情况危急,刻不容缓!我和战友匆忙穿上防护服,马上投入紧张的抢救中。麻醉医师是外科领域中的内科医师,精通于呼吸循环管理。因此,在手术室抢救危重患者的时候,都是以麻醉医师为主体,将无数患者转危为安。虽然在手术室许多抢救操作都是驾轻就熟,但是在隔离病房穿着如此厚重的防护装备就变得异常艰难。气管插管,胸外按压……插管时患者还有些呛咳,我清楚的知道,自己正身处危险之中,但此时此刻,又怎能放下病人,中途退缩?就像一场战争,谁冲锋在前,就有可能第一个倒下。但在这病毒弥漫的病房,每个人都眼神坚毅,不言放弃。当患者的心跳终于恢复,病情慢慢稳定,所有的有惊无险如临深渊,都成为了我们的坚持所有的意义。而此时的我由于穿防护服过于匆忙,口罩紧紧贴在鼻子上,呼吸极度困难,赶紧到缓冲区脱掉防护服,终于喘上气了!第二天早晨不到6点醒来,感觉有些气短,需要做深呼吸才能缓解。我不由得紧张起来,是不是被新冠病毒感染了?想想应该不会这么容易“中招”,自我安慰一番,此时病房内突然传来患者病情变化的消息,我忘记了焦虑,继续投入紧张的工作中,身为医者,拯救患者生命要胜过自己。


 


2月26日要给两位患者调整治疗方案,操作时间会比较久。我和同事进入病房后紧张有序地给患者进行中心静脉置管,肱动脉鞘管置入,两例ECMO导管置入,为患者进行股动脉切开缝合术。第一次担任器械护士和手术助手,而且是在层层防护的隔离病房,其难度可想而知。汗水在防护服下尽情的流淌,双手被三层手套紧紧箍着。穿针引线,传递器械,拉勾暴露,压迫止血,平日里在手术室看到的简单娴熟操作,今天做起来却显得那么笨拙。


 


由于病床比手术床宽,我只能向前探着身子站,腿一直处于过伸状态,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腿已经不能打弯,一弯腿就疼痛难忍。耳朵也被口罩勒的生疼,像要被割掉的感觉。连续数个小时高强度的工作,身体到了承受的极限。防护服内从头到脚像被水浇了一遍,口罩湿透,甚至隔离衣防护服也几乎湿透,双脚像在水桶里泡着,口干舌燥,嗓子苦涩。虽然辛苦,但是看到危重患者转危为安,病情持续向好,作为医者,我的职业自豪感油然而生!出来后已是凌晨两点半,听到淅淅沥沥的声音,窗外下起了雨,多么希望这场春雨能把瘟疫浇灭,还人间清净。


 


准备撤离前一天我用超声挨个对患者的肺部情况再次进行了评估,从而充分的了解患者的病情,更加有利于进一步的治疗。在这场战疫中有悲伤也有感动,有位81岁的患者写下了“不要给党添麻烦”,我在心里默默地向这位老党员致敬!走出病房之前,我又回头看看,心中依依有些不舍。

3月3日,抗疫战斗17天后医院安排我们这批战士撤离,终于可以重见天日,大家都难掩心中的喜悦!看着冉冉升起的朝阳,灿烂的阳光洒满全身,忽然有一种重生的感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