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抗疫有我—武汉市中心医院麻醉科在行动

2020-04-02 14:10阅读 284

自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武汉市中心医院麻醉科全体医护人员在科主任严虹的带领下,积极响应医院防控领导小组的要求,党员干部积极带头深入抗疫一线,先后在急诊科、发热门诊、发热病房、呼吸内科、重症监护室等科室连续奋战二个多月。与此同时,麻醉科主任严虹、副主任陈璟莉、任凌云带领科室医护承担了确诊和疑似新冠肺炎患者的手术麻醉及全院危重患者气管插管术、中心静脉穿刺术等高风险操作。在这次疫情中,全科人员齐心协力,共同诠释着作为医务人员的担当和使命!

冲锋在前党员带头我先行

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1月23日武汉封城,当天下午医院防控领导小组要求各党总支,党支部迅速行动,号召党员带头组建“医护突击队”,随时准备投入到抗击疫情第一线。“我报名”,“我随时上,一定保护好自己并光荣完成任务”,“我目前单身状态,比较没有后顾之忧,隔离也方便”,“武汉封城了,我们都是一家人,这次若有问题,请让我第一个站出来。”严虹主任发出通知后,短短的时间,麻醉科微信群里先后共有45名麻醉医生,17名麻醉护士积极响应,报名参加一线工作。最终科室商量决定优先选择党员和单身医生,就这样,短短的2小时,第一支麻醉医生突击队和麻醉护士突击队成立了。


  

  

麻醉科医护人员积极报名参加突击队


麻醉科副主任医师李声华,是这支突击队里面最早报名的医生。他把自己的名字排在了“0”的位置,他说自己是第一个跟严主任口头报名的,他是副主任医师,对危重病人和紧急气道的处理上可能更加有经验,爱人也是医生,家里老人孩子都不在身边,没有什么后顾之忧,请一定让他第一个站出来。就这样,在突击队成立的第二天,李声华最早投入了医院发热门诊的工作。尽管在此之前他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当全副武装到达发热门诊的时候,还是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两间狭小的诊室和外面的通道黑压压的一片,全是病人,医生和护士在人群中费力地穿梭忙碌,咳嗽声、催促声、争吵声、哀嚎声此起彼伏。李声华说,他永远忘不了那一双双恐惧、焦虑、无助又带着期望的眼睛。那一刻,他只希望自己可以快一些,再快一些去诊疗和帮助他们。为了不耽误时间,他除了上班前少喝水,还第一次穿上了成人纸尿裤。在发热门急诊工作期间,时常有大口喘着粗气被搀扶着进来的患者,也常有护士焦急的跑来请求看看外面病情突然加重的患者,甚至有患者直接跪在诊室外面,大喊着“救命”,还有一些刚进诊室就立即实施抢救,无力回天后拿着死亡证明目光呆滞的患者家属。小小的急诊室,就是疫情下的武汉最真实的缩影。后来,定点收治的医院越来越多,火神山、雷神山和方舱医院也陆续开始使用。再后来,同是医务工作者的爱人也上了一线,从急诊撤下来的那天,越来越安静的诊室,让他觉得这场仗,终于要结束了。


 

麻醉科医生李声华在急诊科进行上岗前准备


在重症监护病房(RICU)先后安排了12名的麻醉突击队成员支援,他们大多是年轻的共产党员。年资最低的刘畅医生说以前严主任总是教育我们,不能只关注麻醉本身,要做围术期医生,要注意维持好病人的全身各重要器官的功能。在重症监护病房这段时间,总算是理解到位了。在疫情发展的初期,对疾病的认识不足,也没有足够的临床经验,重症监护室的老年新冠肺炎患者居多,且多合并其他慢性疾病,患者病情变化很快。小到每一个异常指标的分析,大到整个疾病的发展和转归,对医生的临床思维和能力都是很大的考验。大家都说幸好有麻醉的底子在,不然还真是无从下手。

气管插管术对于麻醉医生来说,在平时工作中是最基础的技术,但为新冠肺炎患者进行气管插管,因为气溶胶的传播却成为了最危险的操作之一。所以大家默默的形成了共识,只要当天重症监护病房有突击队的成员在,都会自行承担气管插管的操作,减少其他同事暴露的风险,在重症监护室里的麻醉医生们几乎每天都会有气管插管和深静脉穿刺的操作,他们从不畏惧,勇敢向前。让余裕钦医生印象最深的是第一次重症患者的转运。患者是一位70岁高龄的患者,因为病情危重,必须进行气管插管后转诊重症定点医院武汉协和西院进行后续治疗。气管插管完成,余裕钦医生随同护送病人转运,由于当时救护资源缺乏,救护车上没有呼吸机,他没有犹豫,为保证病人安全,一路上手捏皮球,以麻醉医生特有的自信保证病人氧供及保证病人的安全,从我院后湖院区至协和医院西院区有20多公里,大约40分钟车程,他一刻不停的挤压着呼吸气囊,尽力维持着病人的氧供。终于到达了协和西院的病房,等待协调的过程中,患者的氧饱和度一直往下掉,对这个指标极其敏感的余裕钦,立马第一时间找到了氧气瓶,及时缓解了患者的缺氧症状,直到病人进入病房,接上呼吸机,监护仪,余裕钦这才松了一口气,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了。他说如果事先安排和考虑的更细致一些,医护人员和设备再充足一些,患者的安全就会更有保障。但是准备充足的是“演习”,在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前,关键时刻我们的麻醉医生也可以撑起一片天!


 

麻醉科医生余裕钦进行气管插管前药物准备


麻醉科住院医师罗佩文,是这次突击队里年龄最小的90后党员之一。在科室,大家总感觉他的身体里蕴藏着巨大的能量,就像一个小太阳。突击队报名的时候,他激动的不行,说领导的要求我全部符合,党员,男的,未婚,家在外地,平时喜欢锻炼,身体底子好,我绝对要上。接到去发热病房的支援任务的时候,罗佩文说他其实是有些激动的,很想去尽自己的一份力量。这次新冠病人感染并没有什么特效药,我们能做的除了治疗,更多的就是关心和鼓励患者,给予他们战胜疾病的信心。常常有患者拉着他的手“你来了啊,来了我就放心了”,所以每次查房他都是最晚一个出来。管病房,心情总是随着患者的病情变化而跌宕起伏,有几天,有位明显好转的患者病情突然加重,大家都觉得很压抑和无助,为了博大家一笑,罗佩文就把他的名字变成罗“佩奇”写在防护服的背面。他说,我本来就是很乐观的人,我也希望能给身边的人带来开心和放松。这样一个年轻的小太阳,不仅以饱满的热情对待工作,轮休的时候也没闲着,主动要求去医院物资组帮忙,常常干到晚上10点,同事们都知道这段时间,他只要不上班就是去干体力活了,就劝他注意休息,罗佩文笑笑,扒火车、爬货车的搬物资,这辈子估计都不会再有了吧,再说了运动有利于健康嘛。到现在为止罗佩文也没有告诉家人他一直在发热病房工作,他说,我的老师都挡在了我的前面,我也不能退,我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


 

麻醉医生“罗佩奇”准备进入发热病房


麻醉护士阮晓敏、彭思和张杰,这次抗疫工作中被分配到我院后湖院区(新冠肺定点收治医院)急诊科支援,承担采集咽试子标本的工作,是这次离“病毒”最近的人。采集咽试子标本进行检测是确诊和排查新冠肺炎的重要环节。在患者咽喉部进行采集,近距离的接触,需要直面患者的飞沫,有时患者还会咳嗽和呕吐,感染风险极大。这三名麻醉护士,最忙的时候,一天需要完成大约160多个患者的采样。相当于每个人每天至少要面临50多次暴露感染的风险。他们不怕危险,不叫苦叫累,出色完成了这项艰巨的任务。在医院结束工作轮岗后,他们又主动申请,到社区开展核酸采样工作,彭思、阮晓敏、张杰深入社区隔离点,熟练地为隔离患者采集咽试子标本。穿着防护服带着头罩每天连续工作七、八个小时,常常忙的头晕眼花,累到快虚脱了,小麻护们说,工作虽然危险,但想到自己所做的工作能为患者最终确诊出一份力,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


 

麻醉科护士阮晓敏在为患者采集咽试子标本


随着疫情走向尾声,防控工作的调整,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大部分病人已康复出院,南京路院区开始承担起非新冠患者的医疗任务。麻醉科全体医护人员将继续奋战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守护每一位患者的平安健康!


返回列表